词语网

山西方言大全的方言都在这里 怎么说

栏目:地方方言阅读:1656 时间:2021-02-03来源:词语网

个就 解释:蹲着
二老板 解释:三、四十岁的已婚女人
不尿 解释:不理的贬义用法
一或 解释:一次,一下
能带 解释:鼻涕
费! 解释:疼的时候会这么说
奔儿喽 解释:脑门儿
刻膝盖 解释:膝盖
撇了 解释:乱讲,瞎说
抬死你 解释:整死你
剩 解释:什么
咋来来 解释:怎么了?
悄悄哇 解释:安静
烈着了 解释:生气
坷梁 解释:别扭
疙蛋 解释:疙瘩
不浪 解释:像木头段子的东西
不待要 解释:懒得去
欢欢儿的 解释:赶紧的,快点
妨祖 解释:连累人的人
难活 解释:身体不舒服
搓火 解释:讨厌
但求是 解释:不咋地
猫两眼 解释:看两眼
比兜游子 解释:欠揍的人
各料 解释:丑,不平
各出 解释:皱褶太多,或指小气
各留 解释:细长的物体不直
各跑 解释:常在前面加个’灰’,指不是好人
各蛋 解释:圆的东西,各蛋蛋也是圆的东西比前者小
各搅 解释:搅和,各搅搅是很久以前的一种糖的名字
各影 解释:恶心
麻球烦 解释:麻烦
憋缺 解释:心里不舒服
喜人 解释:让人喜欢
咋也 解释:估计
醒的 解释:知道
个踏 解释:唠叨
闹不机密 解释:不知道
邀 解释:用秤称
胰子 解释:肥皂
冒 解释:扔
础 解释:向前摔倒
滴溜 解释:用手提
做害 解释:浪费,糟蹋
咋接来 解释:怎么了?(巴彦淖尔盟方言)
接察 解释:还可以,凑合
如发--舒服
受应--舒服
各次--撒娇
各产--撒娇挑衅

山西方言主观题大测试,看你能对几道:
1.“球迷性眼”的意思是:
A.球迷的视力很好 B.球迷的视力很差 C.德性样儿 D.形容人很可爱
2.“猴鸡割梭”的意思是:
A.猴和鸡狼狈为奸 B.形容事物或人猥琐 C.形容人聪明灵巧 D.猴鸡不合
3.“合操五烂”的意思是:
A.是一种山西面食 B.事情进展慢 C.遇到困难应该坚持 D.肮脏,不整洁
4.“求毛鬼胎”的意思是:
A.形容人吝啬,小气 B.人心怀鬼胎 C.乞求神灵保佑 D.龌龊
5.“歌捞捞”是房屋的哪个位置:
A.书房 B.屋顶 C.角落 D.客厅
6.“夜天”是哪一天:
A.昨天 B.今天 C.明天 D.后天
7.“希荒”的意思是:
A.失去希望 B.可怜 C.荒凉 D.充满希望
8.“起三”的意思是:
A.早晨三点起床 B.晚上三次起夜 C.一家三口 D.有出息
9.“桑”在以下哪个场合最常使用:
A.吵架时 B.运动时 C.浇花时 D.养蚕时
10.“马怕”是:
A.一个词组 B.一个副词 C.介词 D.形容词
11.“泼散”的意思是:
A.泼水 B.不吉利 C.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了 D.一种中药
12.“地懂”的意思是:
A.一种迷信语言 B.祭祀 C.形容土质良好 D.反应
13.下列哪个不是太原话中常用的语气词:
A.嘛 B.哇 C.咧 D.了
14.太原话中“各榄”是什么形状的物体:
A.球状物 B.棒状物 C.带状物 D.粉末状
15.“腰腰”是一种什么服饰:
A.短裤 B.马甲 C.背心 D.大衣
阳泉的方言
求迷性眼求势傻样
扁食-饺子
  摸滥-步行
  铁匙-勺子
  缺灯-火柴
  得(音"叠")手-舒服
  得(音"叠")脚(音"觉")-得意
  意马咯增-迷迷糊糊
  咯挤马眼-小气
  展展挂挂-穿着整齐
  细水汗流-汗出得多
  歪则棱砍-歪头瞪眼
  歪扭散砍-歪歪斜斜
  草鸡-烦
  草鸡麻爬-烦透了
  傻不几几-太傻
  冰巴污凉-温度低
  忽里郎当-不稳
  鬼眉溜眼-鬼头鬼脑
  万儿八千-数目大
  大明白天-光天化日
  磕头捣蒜-央求人
  接二片三-接二连三
  圪顶盖-膝盖
  的脑-脑袋
  崩楼-脑门
  脖项骨-脖子
  解在点-保养点
  倒灶-倒霉
  努艳-出风头
  撇-聊天,说话
  胡撇-胡说

日干--有限
傻喜(人名)--不清楚的人
不机米--(同上)
吸熊--(同上)
设多[dua]一般格
真拽蛋了扯蛋

土霉形眼的?
超落远远的
拾破恩们?

拽蛋:它的含义是?
你咋?闹呀?怎么的?找茬是吧?
小儿,油了哇?你很牛B是吧?
闺女,咱俩找哇?MM,我想和你搞对象!

俺孩可亲了,片张呢格丁了~~~~~~~~~ 哈哈
这苹果真好吃就是有点各燃(不新鲜),这面包也不错,就是有点活旋(太软,分量不够)
我含(还hai)尿你哩.."老门不尿你;我不勺你
浇头/卤---臊。问:吃白皮面?答:浇臊面。什么面,玉茭面,什么臊?梅斗臊,囊你还是给来碗酸菜抿圪斗哇!
克哪来?----茅,吃省来?----条!

银森活(事情)
外则棱刊--东倒西歪
管是真的?
歇跟上一块走
国抡锤=杆面杖
囊人可破砍了!=那个人敢闯敢做
本儿捞--不知道
坎牛了后悔
可茅哇去厕所吧!
黑张=晚上
越人越一人一个
肖房学校
增姑=经常
比斗 耳光
潮落远远的----离得远

日跌唠咚-形容摔了一跤
  格溢-恶心
囊占不占--行不行
真裹撮了--真小气
熊式=不好的长相
不赖--不错
不跌朝里懒得理你!
跌手--跌爵
斟今天
门明天
喉后天
雁来昨天
前仁前天
囊个那个
折个这个
外个那个
你斟则么隔来你今天做什么了
钻游 游万 看看散步
八人睡(水)温温水冷白开
雾的狼咽~~~刮有灰尘的大风
受因=舒服
作剩各来干吗去拉
货岗浪火炉台
了请版炉坑的板
火柱清理火炉用具
策励但带刺的球
抓(二声)桌子
各救蹲下
么油性不知趣

山西方言是我们中华民族语言当中最复杂、最有特色、最丰富多彩的一支语系。方言学家李荣先生曾经说过:“山西的方言,跟山西的煤炭一样丰富”。“同是一乡人,三里之内不同音”这样一种十分有趣的语言现象在山西是十分普遍的。我查了一些资料,山西方言共分六片。
(1)山西中区方言:包括太原、清徐、榆次、太谷、文水、交城、祁县、平遥、孝义、介休、寿阳、榆社、娄烦、灵石、盂县、阳曲、阳泉、平定、昔阳、和顺、左权等县市的方言;
(2)山西西区方言:包括离石、汾阳、中阳、柳林、临县、方山、岚县、静乐、兴县、石 楼、隰县、大宁、永和、蒲县、汾西等县市方言;
(3)山西东南区方言:包括长治、潞城、黎城、平顺、壶关、屯留、长子、沁源、沁县、武乡、襄垣、晋城、阳城、陵川、高平等县市方言;
(4)山西北区方言包括:大同、阳高、天镇、怀仁、左云、右玉、应县、山阴、繁峙、忻州、定襄、原平、五台、代县、朔州、平鲁、浑源、灵丘、神池、宁武、五寨、岢岚、保德、偏关、河曲等县市方言;
(5)山西南区方言:运城、芮城、永济、平陆、临猗、万荣、河津、乡宁、吉县、侯马、沁水、夏县、闻喜、垣曲、稷山、新绛、绛县、襄汾、临汾、翼城、浮山、古县、洪洞、霍州等县市方言。
(6)山西东北区方言:只有广灵一个县的方言。
印象中一直有一道英语考题,描述火车进站、发车时间,用的句子是:“Two to two to two to two。”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都会哑然失笑:怎么听都象是口吃重症患者。

身份:圈主发帖:2680山西方言非常有特色,很有音律感,外界对此并不了解。

山西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区,一些极古老的文言词现在仍然保留在山西方言中。这样山西方言就显得很古老,也很优雅,极富韵味。略举几个例子说明一下。
“舁”(读yú,阳平)--抬的意思。《说文解字》中有:“舁,共举也”。
“荷”(读hě上声)--承担、搬动的意思,也引申为一般的“拿”、“携带”。这是非常普遍的口头语。“荷不动”,就是拿不动的意思。这个用法也很古老,汉朝张衡《东京赋》有“荷天下之重任”句。
“咥”(读die,阳平)―一个土的不能再土的方言,写下来却是一个古的不能再古的字眼。咥,吃的意思,但不是一般的吃,是指老虎、狼等猛兽的咬嚼,就是狼吞虎咽似地大快朵颐。

山西方言是北方方言中唯一保留了入声的方言。现在的普通话没有入声字,只能发出四个声调,而山西话里有,比如,两人一起走叫“厮(xi)跟上”。山西话中继承了许多古汉语的词汇,学习古汉语要比北京人容易的多。

在山西方言里,我们说脏水、污水用的是“恶水”,说“恶”而不说“脏”,是不是也很文雅?

在山西呆得久了,你会听到诸如“当夜长”“下乡”之类的口头语,一定大惑不解。其实,这些都不难理解,我要解释下就明白了。“当夜长”指的是值夜,而“下乡”则指休息,睡觉。一般我们会说会周公,寻梦乡,“下乡”即是由此简化而来。山西方言的形象生动尽在其中。

大家都知道,在明清时期,晋商曾长期活跃在全国的商业舞台上,对山西方言的推广影响甚大,山西方言实际上是一个比较大的语种:在包头、邯郸等地都可以听到。不过,由于山西方言自身的局限性,并未被算在汉语八大方言区中。
这主要是因为:
山西地处黄土高原,辖区内山峦起伏、沟壑纵横,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使得山西方言非常复杂,从北至南,音调大不相同,有“十里不同音”的说法。而且,山西话很难学。相声演员算是专门研究语言的了,学其他方言,惟妙惟肖,惟独学山西话学的不象。即使是单田芳这样的评书家,说起《白眉大侠》这部书,凭心而论,也不怎么样。

最近有报道说,山西方言因地域性浓厚的、语法词法有别于官话,跻身汉语九大地方方言(九大方言分别是:粤语、闽南语、吴语、客家话、赣语、湘语、晋语、平语(又名广西话)和皖语。)其中晋语是

六级山西方言测试
第一部分:单项选择题
1.“的老”是身体的哪个部位:
A. B.腿 C.胳膊 D.头
2.“割料”用于形容一个人:
A.勤奋好学 B.不好相处,古怪 C.刁钻、顽固 D.热情好客

3.在下列人物关系中,哪个情境下甲最容易对乙说:“泼死个哇!!”:
A. 甲是顾客,乙是小卖部店主,甲与乙就某商品讨价还价未果,怒骂“你泼死个哇!!”
B. 甲是乙的妻子,乙好赌,甲劝阻无效,怒骂“你泼死个哇!!”
C. 甲是老师,乙是学生,乙贪玩不好学,甲怒骂“你泼死个哇!!”
D. 甲是顾客,乙是超市收银员,乙服务态度恶劣,甲怒骂“你泼死个哇!!”

4.“大割接”用于形容人:
A.意气风发 B.形态猥琐 C.膀大腰圆 D.出手阔绰

5.“乃球”(“乃”此处发二声)最可能出现在以下哪个场合:
A.买菜时 B.吵架时 C.祝贺生日时 D.见面握手时

6.“河捞”是太原一种_____:
A.面食 B.烧酒 C.陈醋 D.酱油

7.“三一旦”是:
A.一种特殊品种的鸡蛋 B.太原本地水果 C.一种老陈醋品牌 D.一种蔬菜

8.“稀饭四”是:
A.四碗稀饭 B.西红柿 C.太原街道名 D.稀饭连锁店品牌

9. “五烂”的词性是:
A.副词 B.形容词 C.名词 D.介词

10. “外人没辣咧”的意思是:
A.那人不能吃辣 B.那人腹泻 C.那人嘴馋 D.那人死了

11. 关于“歇心”的用法,下列运用最准确的是:
A. 甲高考报名要报北大,分低失手,乙对甲说“宰可歇心咧哇!”
B. 甲和乙赌博,甲输,乙对甲说“宰可歇心咧哇!”
C. 妈妈告诫孩子要爱护玩具,孩子不听,将玩具弄坏,妈妈说“宰可歇心咧哇!”
D. 甲做饭,不慎切到手指,乙对甲说“宰可歇心咧哇!”

12. “热脏”与下列哪个词词义最接近:
A.泼散 B.砍川 C.阿扎 D.球迷醋眼

13.“俺静子跌得沟里去咧!”的意思是:
A.我的镜子掉沟里了
B.我的镜子在沟里被发现了
C.我的舅妈在沟里被发现了
D.我的舅妈掉沟里了

14.“二敢子”(又作“二竿子”)用于形容人:
A.爱打抱不平 B.胆小如鼠 C.胆大包天 D.做事鲁莽

15.下列哪一种食品与其他三种不同类:
A.灌肠 B.凉粉 C.高梁白 D.搓鱼鱼

16.“共共”是一种:
A.长条签状物 B.球体 C.圆柱体 D.立方体

17.太原话的扑克牌玩法中,“顶破天”的牌面是:
A.“A,2,3” B.“Q,K,A” C.“J,Q,K” D.“K,A,1”

18.在麻将牌中,“二饼”“三饼”又被称为:
A.“二圈”“三圈” B.“二蛋”“三蛋” C.“二筒”“三筒” D.“二圆”“三圆”

19. “捏球”用于形容人:
A.身体强壮 B.欺软怕硬 C.愚鲁迟钝 D.尊老爱幼

20. 妈妈看到孩子手中拿着泥巴,对孩子说“娃娃,快把外东西砍了!”,这里的“砍了”与下列哪个意思最接近:
A.“多了” B.“冒了” C.“吃了” D.“喝了”



第二部分:名词解释

1. “柳南”
2.“惕街”
3. “贡鸡各揽”
4. “不惜斥”
5. “讨债鬼”
6. “求呼玛擦”
7. “西儿个惶”

第三部分:综合

1.翻译成普通话:

  布什与布莱尔对话太原版本
  布什:哎,你索宰可咋呀,萨达姆外球四闹球不出个甚来。要不你再派点人哇么?
  布莱尔:甚了?还叫恶出人了,你又不四不资道。屁点大的地方。能去的都去咧。再找就和你们一样都成老南十方的咧。
  布什:南十方就南十方。管球他能上去打外货就行。
  布莱尔:索球的了。万一打住你们咋呀。
  布什:没四儿。反正都是南十方的。死老也不可惜。
  布莱尔:嗷,我索了,怪不得俺们那儿的老不资道咋死的了。原来四你们外儿的人干的对哇。增桑了。增烂了啊。
  布什:害。恶哇不四为老再当两年外官。给咱须弟闹点实惠。死老活呀的,管球他外儿来多了。闹完伊拉克。再闹闹朝鲜,也就差球不多咧。咱弟兄闹上钱每天喝牛奶,吃包子。多带劲了。

2.口试:

时间:90年代末
地点:太原新建路南口
人物:两位太原女孩
事件:双方偶遇

对话如下:
“哎,你做森个呀?”(偶遇惊喜地)
“奥,恶去填龙大萨了么!”
“去填龙做森了?”
“恶想买个被面儿了么”
“买被面儿?买被面做森了?奥,我资道冽,你四要结红呀对哇?哎,那天把你家内口子领来让恶们参观参观哇!”
(娇羞地)“看你宰人,索的点森了哇,恶们买个被面儿么,就四结红呀,还要参观森么内口子,告给你哇,狗才有对象了”
“哎呀,跟你开个玩笑哇,倒恼冽,看你外架套哇”
两人携手而笑!


3.连线题

a 该交 A 喝水

b 烂扑骸 B 男子结婚        

c 哈诩 C 马马虎虎地

d 吃波移 D

e 煽比斗 E 活该

f 凑付 F 麻雀

g 巧儿 G 打一耳光



4 造句



1.泥不插

2.后省

3.随地子卖

4.崴捞

5.就宰邦


弘扬三晋千年文化,创造方言再度辉煌
古老而优雅的山西方言
在山西的晋中、晋西北一代有很多土语是很古老而优雅的:

1.“居舍”--就是屋子、“家里”;

2.“箸秸”--一种灌木,秸杆很直,质地坚硬,过去老乡很少用竹筷,就是用“箸秸”杆来作筷子的。箸是筷子,秸是秸杆,箸秸是作筷子的秸杆。现在山西人没有“箸”的说法了,但是“箸秸”的名称一直没有变;

3“.参差不齐”--不识字的农民都有这样的口头语,而且读音绝对正确:“cencibuqi”。只有上过学的人才可能读成“canchabuqi”

4.“兀”--一种方形的凳子;

5.“兀的”--语气助词,意思比较宽泛,类似“那么”、“当然”、“可不是嘛”等意思。例:“你会唱京剧?”“兀的哩!”(意思是“哪当然啦!”)这个词在元曲里常常看到,现在仍然是当地人的口头语。

6.“舁”(读yú,阳平)--抬的意思。这个字好像很古老了。《说文解字》解释是:“舁,共举也”。

7.“荷”(读hě上声)--承担、搬动的意思,也引申为一般的“拿”、“携带”。这是非常普遍的口头语。“荷不动”,就是拿不动的意思。这个用法也很古老,汉朝张衡《东京赋》有“荷天下之重任”句。

8.“恶色”--就是垃圾。这也是很古老的用语。色,是种类的意思(如:各色人等)。恶,是“丑恶”,“卑劣”的意思,和“美”、“好”反意。现在台湾人讲的“国语”中把“垃圾”读作“lè sè”和山西方言接近。

9.“恶水”――是指脏水、污水,不是我们一般说的“穷山恶水”的“恶水”。说“恶”而不说“脏”,是不是也很文雅?

10.“巡田”――就是秋天看护庄稼。别的地方叫“看秋”,“护秋”,远不如“巡田”富有韵味。每到秋天,村里会指定专人担负巡田的职责,担负这种责任的人被称为“巡田的”。“巡田的”很厉害,一般都会几下拳脚。基本的装饰是,腰里缠一条长长的蓝布作的腰带,腰间别一个小小的“马床”。所谓马床,是一种三条腿的袖珍小凳子。马床有两个用途,一是巡田的累了可以随地坐下休息,更重要的用途是用来打人――打那些偷庄稼、蔬果的大人小孩。一般是打屁股。据说打上很疼,但是又不至于打坏筋骨。

11.“胡阑”――圆圈、环的意思。引申为“那一片地方”。元曲《高祖还乡》(作者睢景臣)有云:“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,一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”,这里“胡阑”是环的意思,曲连是圈的意思。现在的山西中部和北部也还是这样的说法。这是一种单字复音的语言现象。胡阑,取“胡”字的声母,和“阑”字的韵母,连在一起快读,就近似于是“环”;曲莲,取“曲”字的声母,和“连”字的韵母,连在一起快读,也就近似于“圈”。在山西中部、西北,以及内蒙古西部的方言里,这样的现象还可以举出许多。比如,“圪劳”是“角”的意思(角,在古音里读如“高”,现在江浙一带还是这样的读音),山西民谚:“得过且过,阳圪劳劳暖和”,“阳圪劳劳暖和”就是靠着墙角晒太阳;不阑,是“拌”的意思。山西有一种面食,是用莜麦面(就是燕麦粉)拌成小块状然后蒸熟,称为“不阑子”;再比如,木板受潮变形,普通话谓之“翘”,山西方言说“圪料”等等。据有的语言学者说,这种单字复音,是更加古老的一种语言现象。据说,有很多单音的词汇,本来就是复音,比如上面说的“环”、“圈”等,但是在文字产生以后,古人为了减少刻、写文字的工作量,就尽可能地用单音的字来表达,这就是“胡阑”变成“环”、“曲莲”变成“圈”、不阑变成“拌”的原因。

12. 网友心行先生问:“这个‘兀’。真的不是那个‘杌’吗?你描述的就是我印象中的‘杌子’”。

兀子,就是“杌子”,兀是本字,木字边是后来加的。汉字的发展,是由简到繁的历程。现在有的人以为汉字越是繁体越古典优雅,其实不是。

山西方言说“兀”,不会这样“突兀”,口语里是说“兀兀”或“杌子”。如果再进一步地分析,“兀兀”和“杌子”也是有区别的。兀兀是指小的那种,可以随意搬动;兀子,是指大的一种,不可以随意搬动的。



顺便说一下,山西方言里的字词的组合结构是很有意味的,不但有感情色彩,也有概念的区别。比如说“牛”,一般不会说这一个字,而是说“牛儿”,这是指大的牛。说小牛,不说小牛,说“牛牛”,就有了可爱的情感色彩。但是“牛牛”还有另外的意思,是指那些可爱的小虫子。再比如“狗”,也是这样,称大狗为“狗儿”,称小狗为“狗狗”。狗狗也有另外的意思,是父母对年幼的孩子的最亲切的称呼。再比如,吃饭用的勺,山西人说“勺子”,是指用来从锅里往碗里舀饭(山西人不说盛饭,说舀饭,这也是古老风韵的又一例证)的大勺,至于放在碗里碟里的小勺,山西人称之为“勺勺”。

山西有很多人的小名叫“狗狗”,如果是排行老二,往往叫“二狗”,老三就叫“三狗”。都是昵称,爱称。我们老家村里叫二狗三狗的很多,为了区别,就在前面冠以姓氏曰“张三狗”“李二狗”。当然,他们都有正式的官名(就是现在说的学名),但是除了村上开会,一般不用。如果这“二狗”“三狗”的有什么特点,就在前面加以标记,比如叫“疤三狗”--是说脸上有麻子的。

说到名字,也透露着山西地方的文化底蕴。

前面说的“二狗”“三狗”之类,仅仅是一种类型。还有不少是以出生年的天干地支来称呼。比如,有叫“甲午儿”的,是在甲午年出生,加“儿”字尾音,也是表示亲切。类似的有:“甲戌”、“辛未”等。

13.“恓惶”――山西人不说“可怜”,说“恓惶”。

查《辞源》,读音相同或相近的词语有三个――“恓惶”、“栖(音xi)遑”和“凄惶”。

据辞源的解释,“恓惶”为烦恼不安貌,例如:唐人韦应物诗句:“恓惶戎旅下,蹉跎淮海滨”;“栖遑”是奔忙不定的意思,如,晋人陆机:“德表生民,不能救栖遑之辱”;“凄惶”为悲伤恐惧,举例:金董解元《西厢》(不是《西厢记》,《西厢记》作者元代王实甫):“两口儿合是成间别,天教受此凄惶苦”。结合例句理解,这三个词语的不同的解释,只是角度不同而已――奔忙不定是指行为,烦恼不安和悲伤恐惧是由这种行为导致的心理状态,而这三种含义如果用一个意思来概括,那就是值得同情,可怜。所以我猜测也许这三个词其实是一个的词语的不同写法,或者是由一个词语演变而来。

而山西口语中的“恓惶”所表达的含义和情感,就包含了上述三个词语的意思。比如:

“看那孩子哭得真恓惶哩”――意思就是说那个孩子哭得很“悲伤”;

“那年月,日子过的真恓惶”――是说为生活奔波不定,受苦受难的意思。

不过,山西话里的“恓惶”可能比字典上的解释有了更加丰富的感情色彩。

比如,母亲说儿子“俺孩恓惶的可是个好孩!”――是说自己的孩子孝顺、听话、辛苦,言语中饱含了母亲的对儿子的疼爱之情。对别人谈论自己的朋友或相识“某某恓惶的可是个好人”――就不仅是同情,更多的是赞赏了。

要饭的如果在山西乞讨,不说“可怜可怜吧”(我说的是过去的年月,现在普通话大普及,人口大流动,或许也说“可怜”了),说“咳,大爷大娘,恓惶的给上些吧”,这里的恓惶就是“可怜”的意思了,不过语法结构和现代普通话还是不尽相同。

14.“咥”――一个土的不能再土的方言,写下来却是一个古的不能再古的字眼。

猛吃猛喝,在北京的俗语中,大概是“甩开腮帮子狠吃”之类,在山西太原、榆次、祁县、太谷一带,说法就简单多了:“咥吧!”“咥”,读“die”,阳平,吃的意思,但是不是一般的吃,是指老虎、狼等猛兽的咬嚼,如《易经˙履卦》:“履虎尾,不咥人,亨。”又如明朝马中锡《中山狼传》:“是狼为虞人所窘,求救于我,我实生之,今反欲咥我。”不咥人,就是不吃人,“咥我”就是吃我。“咥”,就是狼吞虎咽似地大快朵颐。说打某人的秋风,吃他一顿,也说:“咥他一顿”。

15.“窈窕”――说来你也许不信,这个几千年前的“艳词”至今仍然活活泼泼地保持着青春的魅力,她不仅存在于那些引经据典的文字里,而且就活在老百姓的口语中。



晋中一带的人评价一个妖艳的年轻女子的时候,会这样说:“那妮子,可‘yāo diào’哩。”这“yāo diào”该怎样写?是“妖调”吗?读音差不多,可是意思好像不是很准,而且也不是一个规范的词汇啊。这需要以晋中方言的发音为依据来分析。在这一带,许多声母为“T”的字,读如“D”,比如“柳条”不是“liǔ tiáo”是“liǔ diáo”,说“桃子”不说“tao zi”,说“dao’er”(桃儿,读如“刀儿”)。那么,窈窕,用晋中方言说,就是“妖调”,倒过来,现在人们形容女人说“妖调”,很有可能就是诗经里的“窈窕” (至于四声,山西方言中的四声和现在的普通话是完全对不上号的)。当然,我这里有推测的成分,但是又有那种考古能避免推测呢?

16.“倒插插”――这是什么意思?如果我不说,让你猜,不是山西人的恐怕很难猜到:是指衣服上的口袋(不是其他口袋)!

“倒插插”,也简称“倒倒”,这是晋中一带的方言。为什么把口袋说成倒插插?这也是有些来历的。

大家都看过古装戏。所谓古装,实际上大体是明朝的服装样式,它有个显著的特点,就是袖子普遍很宽。到了清朝,推行马蹄袖,袖口变窄了,就没有这么宽了。明朝以前的衣袖和现在相比,不仅宽敞,而且多一个功能,就是可以装一些小的物件,如手帕之类。戏曲里也会看到这类细节。袖子里怎么能装住东西呢?原来,袖口里面缝有口袋。这口袋的口子和袖口的方向是倒着的,装东西要倒着插进去,所以就叫“倒插”。晋中人讲话,凡是指称小一些事物的名词喜欢用叠音来表示,这种缝在袖口的口袋当然不会有多大,所以就说叫“倒插插”。

到了清朝,改穿满式的马蹄袖,袖口变窄了,不便装东西了,口袋就不再缝在袖口,改在衣襟底下了,方向也不是倒着的,但是“倒插插”这个名字还是保留了下来了。

可是为什么别的地方不这样说呢?这是因为,本来意义上的“倒插插”是明朝以前的服饰,满清人从关外来,不是这种装扮,人家也没有这种说法。统治者的语言总是时代语言的主导,京城地方的说法当然也就随着变了。京话历来是官话的基础,“倒插插”被满清人挤出京话,不入流了,渐渐地就边缘化了。至于山西,不知道是因为闭塞,还是山西人执拗,不会在“倒插插”问题上与时俱进,抱着这个这个很古老而悠久的名称不放,但是毕竟时代在变化,语言在变化,于是“倒插插”就退化为土话
忻州方言
求毛鬼胎 解释:形容人吝啬,小气
求眉兴眼,----形容五官长得不好
求势-------贬低别人的话
比低实气---------见不得人,拿不出手
旦求是-------不怎么样
不敢道-------有可能
风扑二砍--------乱冲乱撞
蔑里格出------不声不响
悄言格米-------一声不响
格里格出-------放不开,
喜湿湿的-------很高兴的样子
的老-----脑袋
跺跺----屁股
节板的-----脚
nia-----牙
zher-----今天
mier-----明天
her-----后天
qier-----前天
先qier----大前天
外her----大后天
活之活摇------形容树技一样上下摇动
活活散散------不稳当
不灵不来-------形容人不稳重
不知不来------同上
格之格倒-----偷偷摸摸
去处------住宅
合浪-----巷子
伙计------情妇或情夫
大大------旧时对父亲的称呼
呀波-----旧时对母亲的称呼
呀娘----旧时对奶奶的称呼
县儿-----指县城里
书房儿-----学校
姥娘-------外婆
姥爷------外公
勤劲------勤快
羊务-----做事不扎实
迷数------面容
贼眼六哭-----形容人眼尖
不来----摇摆
难活----不舒服
醋心-----胃难受
麻抓-----形容肚子里难受
梦昏-----脑子里难受
力杀------形容人做事麻利
二不楼书-----形容事情很轻松容易就办了
三八两哈-----两三下
七室饿气-----声音很难听
气喘八息-----喘的很厉害
茄的气___________没本事
袭人--可爱
轱辘瓷------------灰渣.
杂个咧------------干啥去?
外克司-------------那可是.

阳泉的方言
求迷性眼求势傻样
扁食-饺子
  摸滥-步行
  铁匙-勺子
  缺灯-火柴
  得(音"叠")手-舒服
  得(音"叠")脚(音"觉")-得意
  意马咯增-迷迷糊糊
  咯挤马眼-小气
  展展挂挂-穿着整齐
  细水汗流-汗出得多
  歪则棱砍-歪头瞪眼
  歪扭散砍-歪歪斜斜
  草鸡-烦
  草鸡麻爬-烦透了
  傻不几几-太傻
  冰巴污凉-温度低
  忽里郎当-不稳
  鬼眉溜眼-鬼头鬼脑
  万儿八千-数目大
  大明白天-光天化日
  磕头捣蒜-央求人
  接二片三-接二连三
  圪顶盖-膝盖
  的脑-脑袋
  崩楼-脑门
  脖项骨-脖子
  解在点-保养点
  倒灶-倒霉
  努艳-出风头
  撇-聊天,说话
  胡撇-胡说

日干--有限
傻喜(人名)--不清楚的人
不机米--(同上)
吸熊--(同上)
设多[dua]一般格
真拽蛋了扯蛋

土霉形眼的?
超落远远的
拾破恩们?

拽蛋:它的含义是?
你咋?闹呀?怎么的?找茬是吧?
小儿,油了哇?你很牛B是吧?
闺女,咱俩找哇?MM,我想和你搞对象!

俺孩可亲了,片张呢格丁了~~~~~~~~~ 哈哈
这苹果真好吃就是有点各燃(不新鲜),这面包也不错,就是有点活旋(太软,分量不够)
我含(还hai)尿你哩.."老门不尿你;我不勺你
浇头/卤---臊。问:吃白皮面?答:浇臊面。什么面,玉茭面,什么臊?梅斗臊,囊你还是给来碗酸菜抿圪斗哇!
克哪来?----茅,吃省来?----条!

银森活(事情)
外则棱刊--东倒西歪
管是真的?
歇跟上一块走
国抡锤=杆面杖
囊人可破砍了!=那个人敢闯敢做
本儿捞--不知道
坎牛了后悔
可茅哇去厕所吧!
黑张=晚上
越人越一人一个
肖房学校
增姑=经常
比斗 耳光
潮落远远的----离得远

日跌唠咚-形容摔了一跤
  格溢-恶心
囊占不占--行不行
真裹撮了--真小气
熊式=不好的长相
不赖--不错
不跌朝里懒得理你!
跌手--跌爵
斟今天
门明天
喉后天
雁来昨天
前仁前天
囊个那个
折个这个
外个那个
你斟则么隔来你今天做什么了
钻游 游万 看看散步
八人睡(水)温温水冷白开
雾的狼咽~~~刮有灰尘的大风
受因=舒服
作剩各来干吗去拉
货岗浪火炉台
了请版炉坑的板
火柱清理火炉用具
策励但带刺的球
抓(二声)桌子
各救蹲下
么油性不知趣
搓火 解释:讨厌
搓火----生气

山西方言中有丰富的以"二"打头的贬义词,多用来形容、指称某类人或某个人言行不端。随着山西地方文化生活的丰富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加强,这些词也处在悄然变化之中,有些词或许已不常用,有些词或许只在小范围使用,成为社区或个人的习惯用语。下面主要以平遥话为例释义如下:

  二百五:讥称有些傻气、做事莽撞的人。类似的还有"二八扯"(长治话)、"二王五"(大同话)、"二行五"、"二量五"、"二老倒"、"二老粗"、"二合三"、"二合拉"、"二瞎子"、"二愚子"等。

  二流子:游手好闲、不务正业的人。

  二不愣、二愣子、二傻子:形容傻气、鲁莽的人。

  二杆子:形容冲动、莽撞的人。

  二疙郎:形容离间、挑拨是非的人。

  二石疋:形容人木讷、呆滞、愣头愣脑的人。

  二性物烂:不正经的人。

  二性性、二性子:易受鼓动、煽动的人。

  二憨憨:傻、呆之人。

  二跌水(三跌水):形容穿着不整洁、邋遢的人。类似的还有"二怜怜"。

  二姑娘:形容比较呆傻的女孩。临汾一带又指言行举止像女性的男性。

  二痞子:类似无赖、地痞流氓之人。

  二伙计:笨蛋、傻瓜,又称二脱子。

  二鬼:形容做坏事的人。现在也有用来表父母亲人对家里第二个孩子的亲昵称呼。

  二讨债:相当于讨债鬼。

  三猫二眼:指人做事、学习不专心的人。

  二磨神(临县):做事磨磨蹭蹭、不出效果的人。

  二个炮(朔州):恨铁不成钢。

  二血头(朔州):吃里爬外。

  此外,还有一些带"二"的词偏中性。例如:

  二饼(柄)子:指眼镜。用来讽刺那些学习没学到家,却像文人书生似的坏了眼睛的人。

  二道贩子:形容做二手买卖,从中牟利的人。

  二把刀(二把势):形容做事不熟练。

  二不球球:形容人或物一般水平,中等偏下。

  二不坎(坎):形容做事或生活上比较困难的时期,通常也是比较关键的时期。

  那究竟为什么用"二",而不用"一"或别的数字来表示以上的贬义呢?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。可能与以下因素有关:

  一、农村的孩子比较多,在他们看来,老二比较叛逆,脾气暴躁,没有老大谦顺。

  二、惯用语有"起二心","忠心不二",二是和"反"意联在一起的,表示"不忠";古代不许妇女再嫁,有"好马不披双鞍,好女不嫁二男"的信条,二又表示"不贞"。
普通意义上的山在地名中被细分为近百种小类,如:墚、峁、圪、峨、岭、垣、条、塬、嘴(咀)、垴、岩、尖、台、洞、岗、巅、凸、豁、峰、垄、堆、墙、墕、圪洞、圪垯、圪垛、圪堆、圪栳、圪蛋、豁墚子等等。这些地形指的都是隆起的高地,但形态有殊别。比如“墚”的顶面比较平缓,两侧是谷。“峁”是相对孤立、顶部浑圆的黄土山。“岭”是相对孤立,周边坡度陡峭的黄土山。“圪垯”是指黄土山圆形的顶部。“圪垛”是指对于整座山体而言相对凸出的部分。“圪蛋(旦)”指呈圆形的黄土岗。“墕”指两山之间相对山头而言低而平缓的地带。“坝”指黄土山体之侧。“嘴”是形象的说法,即习惯上说的山嘴子,是山墚向沟底延伸而呈尖状的部分。“条”指山墚之上相对平缓而呈条状的部分。“垣”指呈台状而周边陡峭顶上平坦的黄土山。“圪堆”是指小型的土堆似的小山;“圪栳”即“山圪栳”,是指山体弯曲式交接成的山体角落。“豁子”即是山体的缺口处。“垴”指小山头。“岩”是山或高地的边缘。“尖”是山的末端部分。“台”指高而较平的山地,“岗”指山脊部分。“巅”指山顶,但它不是很陡峭,而“峰”则是高而陡的山等等。
有山必有沟,下面这些地名中的字是描述低陷地带的:沟、掌、岔、川、渠、沟岔、沟子、壕子、峪、圪筒、沟底、圪岔、沟、峪、渠、壕、口、岔、崖底、壑、堑、峡口、谷、涧、河、坪、凹、洼、湾、泉、堰、塘、坳、池、井、凹地、底、汇、岸、潺、浸、套等等。“沟”是两山间低陷的平地,沟有旱沟和水沟之分,有水的沟可称为“河”、“涧”、“湾”、“池”、“潺”、“井”、“汇”等。“峪”即是“山谷”,“两山之间谓之峪,峪必有平地,数顷或数十顷不等。”(《刘贵阳说经残稿》)“峪”包含的平地往往比沟大。“川”的地带就更大一些牞有叫“小川”的牞因为命名人在命为“川”后自觉名不符实,又进行了修正。很小的沟称为“渠”、“壕(子)”、“沟子”。沟的尽头处称为“掌”,一般说“沟掌里”。两沟交接处或沟川交汇处谓之“岔”或“沟岔”、“岔沟”。沟之口部谓之“口”或“沟口”、“峪口”。沟的底部谓之“沟底”。“圪筒”就是“筒”。“套”指弯曲的沟。“浸”“堑”“壑”都比较深。

奔腾的黄河似琼浆从天而下,孕育了古老的三晋文明。高耸的群山如屏障拔地而起,怀抱着广袤的山西大地。大自然情有独钟的造化,使山西成为我国煤炭的基地。煤俨然成了山西的标志物之一。山西人对煤有独特的认知,形成了晋方言中丰富多彩的煤炭文化词汇,足见煤在山西人生活中的重要地位。

  山西人对煤的称呼十分细致,把煤统称为“煤”(太原、清徐、平定、和顺、娄烦、岚县、临汾、汾西、代县、广灵、长子、沁县、晋城、阳城)或“炭”(平遥、孝义、离石、临县、汾阳、隰县、石楼、忻州、朔州、大同、长治、平顺、临汾、霍州、万荣、永济)。

  把块状的煤称为“炭”(太原、清徐、平定、和顺、娄烦、岚县、山阴、长子、晋城、陵川、吉县)、“炭块块”(清徐)、“炭圪拉”(平遥、平顺)、“炭圪瘩”(孝义、汾阳、隰县、忻州、永济)、“大炭”(离石、临县、五台、朔州)、“圪瘩炭”(石楼)、“黑炭”(汾西)、“干炭”(汾西)、“炭坷垃”(五寨)、“炭块子”(大同、忻州、天镇、万荣、永济)、“块(儿)炭”(天镇、运城)、“疙瘩煤”(广灵)、“煤坷垃”(广灵)、“炭圪拉子”(长治)、“煤块”(沁县)、“疙瘩子煤”(临汾)、“疙瘩子炭”(临汾)、“碎坷垃”(朔州)、“炭块儿”(闻喜、新绛)。

  把有烟煤叫作“肥炭”(太原)、“肥煤”(清徐、祁县)、“烟儿煤”(太谷)、“粘炭”(平遥、霍州)、“软煤”(文水、娄烦)、“有烟煤”(临县、岚县、石楼、山阴)、“烟煤”(汾阳、广灵、沁县、阳城、临汾)、“黑炭”(汾西、万荣)、“有烟炭”(忻州)、“炭煤子”(朔州)、“炭”(大同)、“大炭”(天镇)、“臭炭”(长治、平顺)、“臭煤”(长子、晋城、陵川)、“烟炭”(闻喜、新绛、运城、吉县)、“大烟炭”(永济)。

  把无烟煤叫作“笨煤”(太原)、“煤”(清徐、太谷、祁县、平定、高平)、“干炭”(临汾、霍州、闻喜、新绛、平遥、汾西)、“干煤”(临汾)、“硬煤”(文水、娄烦、晋城)、“大脉煤”(平定)、“小脉煤”(平定)、“无烟煤”(临县、汾阳、隰县、石楼、五寨、朔州、山阴、广灵、沁县、吉县、万荣、永济)、“没烟煤”(岚县)、“无烟炭”(运城、永济、忻州)“煨炭”(天镇)、“香炭”(长治、平顺)、“香煤”(陵川、晋城)、“香烟”(阳城)、“拦炭”(朔州)。

  对煤炭的众多称呼中,有的是以煤的外在形态取名的,如“炭圪瘩”、“煤坷垃”、“炭圪拉子”等;有的是按气味来称呼,如“香炭”、“香煤”、“臭炭”、“臭煤”等;还有的是根据煤炭的性质进行命名,如“粘炭”、“软煤”等。山西人对于煤炭分类之精细、称呼之多样,在全国其他方言中也属罕见。

  明代时,煤炭在山西被称为“石炭”。翰林大学士陆深在《河汾燕闲录》有记载:“石炭即煤也。东北人谓之楂,南人谓之煤,山西人谓之石炭。”女娲补天用的五彩石就是用煤炭烧炼而成的,石炭之名由此而来,并因此还形成了独具地方特色的民俗 解释:烧旺火。

  烧旺火之前,人们都会精心垒旺火。垒旺火有一定的讲究,如果用块状的有烟煤垒旺火,燃烧时煤块烧结在一起,不宜倒塌;如果用无烟的煤块垒旺火,在燃烧过程中就比较容易坍塌。俗语说“旺火塌,一年趴”,“旺火倒,一年恼”,因而人们普遍钟情于有烟煤。无怪乎,在太原人们叫无烟煤为“笨煤”,而把有烟煤叫作“肥煤”,其中所蕴含的民众对不同种类煤的喜好各异现象可见一斑。